在“比拼”中呼喚工匠精神
發表時間:2017-11-06   瀏覽次數:   作者:項穎

企業好不好,關鍵在員工;員工行不行,關鍵看技能。

隨著經濟快速發展,越來越多企業更加注重員工素質,出臺各類措施,舉辦各種活動鼓勵員工在專業技能上更上一層樓,助推企業發展。

在我市的浙江華峰氨綸股份有限公司,每年在助推員工成長上“煞費苦心”,舉辦評選“工匠9.9攻守擂臺賽”、“千禧工匠”、“明星班長”、“明星師傅”和“吉尼斯挑戰賽”等激勵活動,涵蓋一線員工、管理骨干和技術人員,不僅得到了更穩定的員工隊伍,還最大限度激發員工學技術、練技能、當能手、做貢獻的積極性和創造性。

“員工作為企業發展的基石,能力的高低、本領的強弱,對提高企業核心競爭力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我們希望在此類活動中呼喚員工心中的工匠精神,以‘物質和精神激勵’的方式,激發員工內在動力,在提高員工專業技能的同時,助推企業發展。”綜合管理部部長林凱說。

 

擂主每天9.9元,守擂一年可增收3600

提起“擂臺比武”大家想到的一定是刀光劍影、獨占鰲頭……但近日,在華峰氨綸公司紡絲車間內上上演的這場“擂臺比武”卻是與眾不同。論精彩,分毫不差,論真功,首屈一指。

82314時許,由華峰氨綸公司團委組織“工匠9.9攻守擂賽”紡絲生頭技能比武在紡絲車間內正式拉開序幕,比賽按照24頭紡絲、36頭紡絲、48頭紡絲分成三組,共有參賽人員40余人。

48頭紡絲組,隨著裁判一聲令下,參賽人員迅速拿起吸槍將96根細如發的氨綸纖維導引至羅拉上,然后將96根絲根據奇偶順序平均分成48束至假捻器內,再用吸槍將奇數束絲吸住,通過另一個羅拉纏繞至左側卷繞機筒管軸備用的紙管上,按順序導入分絲槽完成奇數絲束上絲卷繞,再用同樣的方法完成偶數絲束上絲卷繞,所有動作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這輪我最快!”伴隨著高分貝地叫喊聲,48頭紡絲生頭技能比賽的第一位擂主產生了,僅耗時436秒。

 經過激烈角逐,此輪比賽共產生了三名擂主,分別是紡絲D2甲班林丙琛、紡絲C丙班蔡國升和紡絲E丁班趙洪峰。

林丙琛以311秒的成績獲得24頭紡絲比賽的擂主,他2009年正式加入華峰氨綸大家庭,跟隨師傅系統學習后,2009年正式成為紡絲操作員。“成為正式紡絲操作員后,完成一個紡絲生頭流程大約需要7分鐘,隨著熟練度的提高,時間在逐年縮短,現在只需以前一半的時間就可以完成整個流程的操作。但是能獲得擂主,還是比較意外和興奮。我一定在接下來的日常工作中加緊練習,爭取在下一輪的比賽中,守住擂主寶座。”林丙琛笑著說。

 

據悉,全自動化的氨綸纖維生產過程是環環相扣,一氣呵成的,一旦一個流程出現問題,所有生產環節全面罷工。但生產過程中,因為工藝調整或設備更換等原因在所難免,偶爾需要停車重新生頭,如果這個過程耗時長,將浪費大量的原液,所以提高員工生頭技術也成為公司精益生產和節省成本的方式之一。

“從公司成立最初,我們工人紡絲生頭平均時間需要十幾分鐘,經過了多年的操作,到現在熟練的工人基本在五分鐘內可以搞定。對我們企業來說,這個時間的長短直接關系到公司的運營成本。”華峰氨綸綜合管理部部長助理吳海峰說。

記者了解到,為服務生產,盡量不讓比賽造成員工工作負擔,“工匠9.9攻守擂賽”紡絲生頭技能比武每隔半個月舉行一次,有信心的員工可以直接挑戰擂主,而擂主獲得者,一天可加收入9.9元,如果員工本身是技師并連續守擂120天以上,可在下次公司技師考試中直接晉級(華峰氨綸內部每兩年評一次技師資格,結合理論考試和實際操作,評出高級一級技師、二級技師、三級技師和初級一級技師、二級技師、三級技師,一旦評選上,按照高級一級、二級、三級每年可相應增加收入26400元、20400元、15600元,初級一級、二級、三級每年可相應增加收入10800元、6000元和3600元),相當于年收入至少額外增加好幾千元。

“穩坐擂主寶座一年的技師,一年可增加收入7200元。對一線員工來說,這并非小數目。所以大家躍躍欲試,每天卯足勁在工作中練好真功夫,隨時準備進攻擂主寶座。”吳海峰說:“擂臺賽比武雖然是沒有硝煙的戰場,卻讓員工比出了精神氣,干出了加速度,營造了比學趕超的氛圍。”

采訪中,不少華峰一線員工都這樣說,在一個固定的工作環境工作很長一段周期后,會迎來工作的疲憊期,而在日常的工作中,舉辦這樣新鮮又刺激的“擂臺賽”,給予一定的物質獎勵,讓他們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更有創造力和動力,能激發對工作新一輪的新鮮度。

 

 “明星班長”可直接連任下一任班長

眾所周知,企業車間班組長是班組生產管理的直接指揮人和組織者,也是企業生產活動中最基層的負責人。在實際工作中,經營層的決策做得再好,如果沒有班組長的有力支持和密切配合,沒有一批領導得力的班組長來組織開展工作,那么經營層的政策就很難得到落實。班組長既是生產活動的組織領導者,也是直接的生產者。

“多年的企業經營經驗告訴我們,一名優秀的班組長在日常管理中能充分發揮全班組人員的主觀能動性和生產積極性,調動全班人員團結協作的精神,合理地組織人力、物力,充分地利用各方面信息,使班組生產均衡有效地進行,產生‘112’的效應,最終做到按質、按量、如期、安全地完成上級下達的各項生產計劃指標。”林凱說。

為調動各車間班組長工作積極性,今年4月,華峰氨綸黨總支組織開展了“明星班長”評選活動,由公司東山、行政、莘塍三個黨支部推薦人選。獲得“明星班長”的班組長每人都可獲得由公司提供的3000元獎金和7天帶薪旅游獎勵;最值得一提的是,“明星班長”的獲得者,還可以在兩年一次的班組長競聘中,躍過激烈的競選階段,直接連任。

據悉,明星是指在某個領域內有一定影響力的任務,身為從百余人中脫穎而出的“明星班長”,他需要具備哪些基本素質呢?

“評為班長必須一年以上,上年度的考核必須在中等以上,且沒有被公司任何紅頭文件發文批評,這些是基本門檻。”經過各黨支部內部選拔,共有15位班長拿到了“入場券”。

今年6月份,華峰氨綸黨總支對這些手握“入場券”的班長再度進行“政審”,最終篩選出了14位參賽班長進行公示,接受全體員工對班長的“審核”;近日,又組織了這14位班長沿著整個生產流程依次參觀具有創建特色的班組,進行管理、技術方面的交流和分享,通過近距離觀察班組現場建設,了解各個班組的管理特色,做到取長補短。

“大約在明年的3月份,我們會組織一次‘明星班長’分享會,這些明星班長候選人輪流上臺,以PPT的形式在臺上講述自己的成長故事、團隊帶領經驗,公司按照班長們的現場分享、是否曾經有向公司提合理化建議、測評表格、業務素質、團隊氛圍、是否曾經獲得過榮譽,由考評組進行綜合打分,評選出5位當之無愧的‘明星班長’。”吳海峰說。

來自華峰氨綸質量管理部分級包裝工段的戴麗娜是今年“明星班長”的候選人之一,今年36歲的她于2001年加入華峰氨綸大家庭,2008年首次競選上班長,已有9年的“班齡”,也算是華峰氨綸的老班長了。對于此次“參賽”,她這樣說:“長期在同樣的環境里工作,會對人產生局限性,而通過參加‘明星班長’的比賽,給我們創造機會去不同的班組參觀,與各班長交流技術、管理心得,吸收大家在管理經驗中的‘精華’,從而擦出新的工作火花,形成各班組共同進步、成長的局面。”

 

 “工匠精神”貫穿生產的每一個細微環節

“工匠精神”,這個聽起來有些古老的詞匯,因為寫入了中國政府工作報告而備受熱議。工匠精神就是精雕細琢、精益求精、一絲不茍、追求極致的意思。工匠精神其實是一種犧牲精神,是需要強烈責任感的。把一件產品做到極致,當作藝術品來做,視企業的名譽為生命,這在一個功利浮躁的社會中殊為不易。

人們常說“風云變幻,唯匠人不息”,工匠精神是當今社會非常稀缺的品質,而企業是培育工匠精神最適宜的土壤。華峰氨綸一直以“致力于客戶與公司的成功進行創新”為企業使命,在各個崗位上培養出了一批守規則、重細節、善創新,持續追求卓越品質的優秀員工群體,培育了具有華峰氨綸特質的“千禧工匠精神”——“自動自發、一絲不茍、誠敬做事”。為了更好地崇尚“匠心”,塑造典型,本月,華峰氨綸公司黨支部在內部推出了兩年一屆的“十大千禧工匠”評選活動。

據悉,“參賽選手”主要定位在生產車間的一線技術人員,活動時間從今年9月份持續到明年的4月份。“參賽選手”由各車間上報,經黨支部匯總篩選后,最終確定20名入圍者制作成“千禧工匠”宣傳看板,對其事跡進行宣傳公示,后期再召開華峰氨綸黨工團聯席會議,結合“參賽選手”平日里的業績和事跡進行推薦,再在公司微信公號上進行公開投票,評選出十位“千禧工匠”。

“明年的2月份,我們會召開職工代表大會,在大會上,我們會對這十位‘千禧工匠’進行表彰授牌”。之后的5月份,公司會舉辦‘千禧工匠’論壇,并將這一活動推廣到各個車間,由各個車間各自再展開評選,產生諸如“東山X工廠機修工匠”、“東山X工廠電儀工匠”、“東山X工廠聚合工匠”、“東山X工廠紡絲(組件)工匠”以及動力供熱車間各自命名的工匠等。我們希望通過‘千禧工匠’這一系列活動,將‘自動自發、一絲不茍、誠敬做事’的工匠精神宣講到公司的每一個角落,貫穿生產的每一個細微環節。”吳海峰說。

據悉,對于評選上的十位“千禧工匠”,公司會并制作十大“千禧工匠”榮譽冊和微視頻供全體員工查閱和學習,同時可享受到公司出資提供的一次免費旅行和療養。

采訪中,華峰氨綸一負責人這樣說,員工技術的進步、管理水平的提升,都是在為企業開源節流;而華峰氨綸,更愿意“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通過一系列的評比活動,將員工節省的這筆錢用于員工身上,讓他們的努力、付出能得到物質的體現;而“工匠”的稱號,班長的連任更是在向員工說明,企業在給他們提供更好的發展平臺,從而激發他們內心的“工匠精神”,營造濃厚的工作氛圍,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積極鉆研,為企業創造更多的財富。

“我們希望員工對待工作能從‘要我做’轉變為‘我要做’,希望他們的這份工作,不僅僅是一種謀生的手段,更是一種使命、一番事業和一種榮譽。在這些活動中,我們看到了員工‘我要做’的激情與動力。”林凱說。

來源于9月20日《瑞安日報》經信之窗

十一选五复式投注价格